今天读到理查德•钱伯斯《特朗普时代对内部审计人员意味着什么?》,讲到内审的定位和方向问题,很有感触。特朗普的大幅放松监管政策,对内审产生影响,影响到内审的资源和方向。美国内审无疑是国际最先进的,查理德.钱伯斯指出:合规风险的资源占比在降低,而一如既往,内部审计师应鼓励利益相关者制定基于风险且灵活的审计计划,做好应对风险环境变化的准备,并保持足够的灵敏度和通用性,以迅速有效地采取行动。

image.png

内部审计应该为未来做好准备,诚实、频繁地与我们的利益相关者沟通,不断检测和更新我们的流程以保持效果和提高效率,并确保提升我们的胜任能力,以应对不断演变的风险,为满足不断变化的利益相关者需求提供服务。

虽然我们国内的内审很多还处于起步阶段,初级阶段,发展的很不均衡,也参差不起。但我们内审发展的方向和遇到的问题是和这个职业的内在规律和趋势是一致的。就像索耶《内部审计》和蒙马利哥《审计学》,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译入中国,对我们的内审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即使三十年后的今天,其理论、案例、技巧和方法,在我们一些组织内,都是先进的。

我们有些组织连内控都不健全,合规都谈不上,更不要说舞弊查处纠正和风险识别管控。环境的问题,人员的素质,管理的基础,目前国情是千差万别,就像说企业自动化水平,有工业4.0,还有1.0,更有半手工半机械化,必须要尊重国情,务实推进。发展的好的,具备条件的,要搞好内审,可以高起点。条件差的,资源匮乏的,也要有内审思维,立足实际,迎头赶上,先进的东西是趋势,谁最接近,谁能胜出,落后唯有被动淘汰。

故而,三十年前的索耶和蒙马利哥我们要学,现代的理查德•钱伯斯我们更要学,前者学基础,学历史,后者学潮流,学趋势。因为都是内审,遵循职业的本质属性,理论可以升级,技巧可以丰富,但是道理是一脉相承的。入门有先后,师承有早晚,但万川归海,都是为了发挥监督、评价、咨询、服务职能,通过专业的技能方法,服务组织的健康良性运行。

合规内控是为了组织健康,风控是为了组织健康,内审监督是为了组织健康,督查监察、纪律也是为了组织健康。可能有的组织需要抓合规和内控,有些已经很规范了,需要做内审和风控,有些则突出舞弊查处和督查整改,只要是对的,都鼓励做并做好。

特朗普的改革思路是释放美国,恢复活力和竞争力,这个目标没有问题。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有它的时代背景和属性特征。就像我们学的性格分析,没有哪一个是完美的,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监督是为了健康良性,监督本身不是目的,只有监督肯定是不行的,谁去做事?监督太过也不对。没有监督就对吗?肯定出问题。如同开车油门和刹车,相伴而生,互相依存又彼此矛盾,而这才是理性客观的。不必夸大一方,而否定一方,此消彼长,此起彼伏,很正常。

理查德•钱伯斯先生讲的很对,内审要与时俱进,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据以调整内审的方向和应对。他讲到沟通的问题,这太关键了,很多内审人提到。我们内审必须诚实、频繁地与我们的利益相关者沟通,不断检测和更新我们的流程以保持效果和提高效率,并确保提升我们的胜任能力,以应对不断演变的风险,为满足不断变化的利益相关者需求提供服务。让我们剖析一下要点:

1.  利益相关者也就是委托人,内审的东家,诚实,频繁,这两个词很关键。很多内审人忽略了沟通,尤其是和委托人的沟通,不够诚实,也不够频繁,又怎能得到信任和支持。没有信任和支持,委托也就失去了支撑和屏障,做好是很难的。

2.  不断检测和更新流程以保持效果和提高效率。这里的流程我认为包括组织的和内审自己的,而目标是效果和效率。凡是阻碍和背离这一目标的,都是错误的,需要调整和摈弃,我们的内审要明确这一目标和方向。

3.  提升胜任能力是核心。委托是要价值,效果和效率更是价值,没有了胜任力就不具备委托价值,也不会有效果和效率,内审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4.  风险是内审关注焦点。合规也好,内控也好,舞弊也好,都是为了防范风险,以保障组织的健康,这是内审的终极目标。控制风险也是利益相关者的最关注的监督需求,因此,内审要认识到位,以风控为焦点履行职责,提供服务。

特朗普的政策对内审来说,只是短期的影响,有但不必在意,事物会沿着其固有的,本来的轨迹发展。我相信审计监督将永续存在,或许它会改变名字,转换身份,但监督肯定存在。就像中国古代的御史一样,早已有之,只是现在变幻成监察,审计,纪律等,都是在履行这一监督职能,保障国家机器的健康良性运行。我们内审则是作为组织内部监督的必然存在,也将有生命力、有价值地存活下去。


(扫一扫,获取更多" 考试辅导 "资料)
育德教育官方微信二维码